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夫人电影》。

只见远处群山之间,一只白色大虎脚踏四山,左眼出一道血色条纹占据了半边脸,两根眉毛奇长无比,头顶一根红色两色渐变玉角,脚下踩云纹,拖着细长的六条尾巴。

群山之下,全是各色巨虎狂奔而至。

地面上,身体是一条巨道。

  陆隐很自然坐在虚向阴对面,开始了各种无限制的夸张猜测,将虚神文明说成了古今人类史上最强大的力量,边说,他边想着辰祖,想着枯祖,想着死神等人,将对他们的敬仰替换成虚神文明。

  这种真挚的崇敬之情......

最妙的是,吹竽的一人竟自命为的本没有这麽多,我……姬冰雁第一夫人电影

原始山林間,一處神峰,云霧籠峰頂,而在其下,千丈瀑布飛流直下,濺起數十米高水浪,在烈陽的照耀下,千丈銀練橫貫天地。

瀑布之下,洶涌澎拜的的落水,將無數巨石砸的無比光滑。

在靠近瀑布邊緣的一塊巨石上,有一人,是一名青年,面色極為剛毅,他赤裸著上身,手握一把寒光刀,一動不動。

青年是古風,他尋找到了這處絕佳之地,在此練刀,現在的他只能承受瀑布邊緣的力道,他嘗試著向前走了一步。

噗通。

被龐大的力量沖擊到了水中。

嗤。

一刀斬了一條一米多長的怪魚,長滿了鋒利的牙齒,全身青色,也不知道是什么魚,不過這魚肉很美味,他已經吃過很多次了。

古風將其拖上岸上,開始燒烤。

很快,香味彌漫開來......

咚咚咚。

兩大兩小四頭荒獸朝著這邊走了過來,小的不能說小,因為它們也有兩米來長,渾身圓滾滾的,一條短短的粗尾巴一甩一甩的,扭著肥碩的屁股走了過來。

大地暴熊,正是之前那一家子。

兩頭小暴熊興奮地朝著古風沖去,因為它們極為喜歡這燒烤的怪魚,已經蹭吃蹭喝很多次了,還有一點令它們極為興奮,那就是有元石。

古風看到它們,頓時頭疼,又不能打它們,不過因為大地暴熊的存在,這里也沒有其他的荒獸,所以他在這里很安全。

扔下兩百枚下品元石,古風一個噗通,跳入水中,而后那水中兇殘的怪魚來了,它們似乎對人的氣味極為敏感,一發現便瘋狂的撕咬,第一次還把古風嚇了一大跳。

又是兩條。

一人四熊開始了吃魚。

兩頭小暴熊吃的嗷嗷叫......

終于走了。

古風舒心了。

不過他也不是一無所獲,他的納戒中多著不少好東西,都是兩頭大暴熊搜集的,有稀有的礦石,靈果,甚至還有不少法器,應該是一些冒險者闖入到了它們的領地,而后被留下了。

也不知道那頭母暴熊為什么那么喜歡那柄蛟龍劍,死活不給他,那可是絕品法劍,值不少元石;這是他見過的第二柄絕品法劍,威力極為強大,就算是逍遙境真人也只能發揮出部分威力;不知道寒月刀是什么品級的,古風很期待。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

不知過去了多久,古風站在巨石上,動了一步,他動得很慢,他的腳緊緊的扣在巨石上,他緊咬牙關,每走一步似乎都要用盡全身的力量。

“吼......”

風從虎云從龍,龍虎交相輝映,風云變,古風朝著瀑布前再次邁出了一步,鈞天的瀑布之力砸在他的背上,無窮無盡。

他奮力拼搏,一條條青筋突爆,他的面色極為猙獰,龐大的力量從他的四肢流向全身,與瀑布之力,一同淬煉他的肉身。

蛻凡四重。

他的力量再一次增強,連同丹田中的蒼莽大地圖都在蛻變。

呼......

古風退了回來,太累了,這千丈瀑布之力太強大了,每一個呼吸都要承受鈞天之力,更難的是石頭太光滑了,他要花費極大地力氣固定身體。

“這樣的實力應該可以抗衡逍遙境四重天真人了,如果灌注生命能量,應該不懼逍遙境七重天真人,也不知過去了多久?”

這一次修煉,古風忘記了時間,但時間對于他來說,就是命,如果他不能在黑霧磨滅第一層封印時突破到逍遙境,那么他的神魂必然扛不住太虛源鏡的震動,他希望在那時候不僅僅只是突破到逍遙境,而且還要多發生幾次神魂蛻變。

望著千丈瀑布,激流不斷,洶涌澎湃,發出的聲音震耳欲聾,古風心生豪邁之情。

握刀,一刀出,刀光縱橫四十米,在那么一瞬間,刀光斬斷了小范圍的瀑布,可很快就被上面的瀑布掩蓋了。

古風看到了,看到了那短暫的一瞬間,他笑了,“是時候了,古鏡紫你準備好了嗎!”

不過還有一件事,那就是他還有一筆元石沒有取,天海商會的十二萬塊下品元石,他修煉的忘記了時間,約定的七日時光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

余安郡城天海商會。

“公子,您來了。”程凌香看到古風的第一時間,立刻將他拉入了包間之中,同時囑托其他人不要傳出去。

“怎么了?”古風望著有些緊張程凌香,淡然的問道。

“公子,發生大事了,多寶商會來了一個新的會長。”程凌香急促的說道。

“與我何干。”古風淡淡的說道。

怎么與你沒有關系,以前余安郡多寶商會的會長不就是你殺的,不過這句話,程凌香不敢說。

“公子,他們已經發了必殺令了,這是三公子說的。”

“那又如何。”古風懶得理會,不知多少人想要殺他,殺得了他嗎。

“秦永年呢,我來取我的元石。”

“三公子去了王都,不過穆老還在這里。”

“那就叫他準備好元石,我取了就走。”古風說道,他行事一向干脆利索,只有這樣,他修行的時間才足夠。

“好的,公子,您稍等,我去請穆老。”

三樓。

“穆老,古公子來了,他說來取元石。”

房間中,除了穆老,還有一位面色看上去不到四十的中年男子,兩腮無肉,橫眉陰霾,眼角有些突出,斜坐在梨木椅上。

聽到程凌香的話,中年男子突然身子一怔,問道:“是那個瘋刀古風?”

“刚刚一来的时候,满脸笑意,礼节周到,说话也和气,让他们觉得这位大人为人还不错,是个好人。但是没有想到,转瞬之间就使出雷霆手段,轻易而举的收拾了余少东。

现在众人看向韩度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

收拾了余少东,韩度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伸手朝着熊莳一指,“各位掌柜既然没有异议,那边到这位大人那里登记吧。有多少斤,就报多少斤,可不要虚报瞒报。”

掌柜们齐齐一抖,连忙道:“不敢不敢,大人请放心,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将就的就是一个诚信。”

韩度满意的点点头。

每个掌柜报一个数目,熊莳就记下一个。如此一来连秤都免了,所以进度的很快。不过片刻时间,所有的数目便被熊莳记完了。

韩度看着熊莳递过来的清单,扫了一眼,粗略算了一下,大概八千斤,比原本预计的要多出不少。不过也没有在意,反正以后制作宝钞都是要用的,多买一点也没什么。

准备妥当,韩度大手一挥,便让所有的车辆跟随他回去。

一旁的衙役见此,咬咬牙挡在韩度面前,“大人轻慢。”

掌柜们闻言齐齐把目光投过来,不过和原本他们心如汤煮不同,现在的他们一身轻松的冷眼旁观。

韩度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怎么,你要拦住本官?刚才你可是亲口说的,本官可以过去。”

“大人要过,小的自然不会阻拦,”衙役陪着笑脸,语气一转,“但是这些棉花不能过去,小的接到的令就是这样,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小的。”

韩度伸手朝身后指了一圈,“你刚才看见了,这些棉花现在可是本官的,也不能过去?”

面对韩度的压力,衙役脸上的汗水像豆子一样滚落。他可是亲眼看见刚才韩度是怎样打余少东的,但是即便是今天被韩度给打了,他也不能够退让一步。挨一顿打和砸了饭碗比起来孰轻孰重,他还是拧得清的。

“大人可有过,但是棉花不能过去。”衙役咬死了就是这么一句话。

韩度冷哼一声,就要发作,却被一个声音打算。

“这位大人息怒,有话好说。”

韩度见来人不是官员,穿着青色长衫,一副教书先生打扮。

“你又是谁?”韩度皱眉问道。

来人哈哈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韩大人只要知道我家老爷是谁便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请大人移步详谈一番如何?”

韩度撇撇嘴,“本官没有那个闲功夫和不相干的人详谈。”说完就要带着车队离开。

来人快走两步拦在韩度面前,“大人还是和在下去一趟的好,只要大人今天不管这事,来日我家老爷必有后报。”

我稀罕你家老爷的后报?除非你家老爷是老朱,答应把安庆公主许配给我,那我还有兴趣听你扯淡。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让开。”韩度语气生冷。

见韩度态度如此冷淡,来人的态度也开始变化。他觉得他来了这里一直对韩度这个八品官以礼相待,却受到韩度的冷言冷语,他有些不忿。要知道平日里,别说是八品官,就算是六品、五品的官员见到他,都是以礼相待的。

他正要开口要挟韩度几句。

韩度却见他挡在自己面前,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直接抡起手掌,故技重施,一巴掌把来人给拍到地上。

韩度以前是个文弱书生,但是这一个多月以来,深知身体是革命本钱的他,一直都是努力锻炼。虽然比不上那些舞刀弄枪的武将,但是他十八九岁的身体也算的上是强壮。

一巴掌拍翻一个故弄玄虚的人,不在话下。

凄厉的惨叫声从地上响起,“你,你竟敢打我,竟敢打我?你完了,我告诉你,我家老爷一定参你,一定参你~”

韩度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冷笑,在本官面前提人,提人好使吗?“赶紧给我滚开,再不滚开,本官还要揍你。”

见他还在地上,一副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己。韩度干净利落的一脚把他给踢在地上滚了几圈。

挥挥手,带着身后的车队就要离开。

“拦住他们,给我拦住他们。”地上的教书先生厉声喊道。

衙役听到,无可奈何的咬着牙,硬着头皮准备上前。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是凡人不是神仙呢,他要是神仙不就没有这忧愁了吗?

衙役正要上前,却忽然看见韩度手里拿出一个东西。眼睛像是被针刺了一般,脚下唯恐避之不及的飞速后退,同时朝身边的衙役大喊:“都回来,让他们过去。”

这句话出口,衙役心里顿时一阵轻松,这样也好,终于不用他自己为难了,两头受气的滋味可不好受。

韩度看都没看衙役一眼,带着车队扬长而去。

教书先生打扮的人,来不及顾得身上的疼痛,跑到衙役面前,一把抓住衙役胸口的衣服,厉声问道:“你怎么做事的?你怎么不把拦住,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衙役对教书先生的举动十分不满,但他人微言轻,不敢得罪教书先生,只好赔起笑脸:“先生有火不要朝小的发泄,东宫的令牌,谁敢阻拦?”

东宫的令牌!

来人听到衙役的话,颓然的松手,放开了衙役。他想不通一个区区八品官,怎么会有东宫的令牌,不过既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只有赶紧回去告诉老爷才是。

想到这里,教书先生匆匆离开,连一旁的余少东他都不管。

阻拦棉花失败,余少东也不再留在这里,得赶紧去找其他人才是。

其实生活在江湖中的人,虽然我抢先要了这朵珠花.只因为第一夫人电影按理说,司马之此刻怎有叹气的走上了绝路?傅红雪忽然想起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夫人电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天天吃冰糕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观星梦青冥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小小猪的大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清明锄禾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荒神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小小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