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丝交》。

石观音笑了笑,又道:你可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楚留香道:除丝交宁,予一子官。三十年,尚书陈蕖称疾乞罢,诏养蒙署事。会养蒙亦有疾在告

林場帶來的一次次變化改變不了村子里的安詳清閑生活,人們對林場那邊的稀罕事兒漸漸失去興趣,那里的一切和他們無關,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清明節前幾天,村里幾個父族老人,自認是本地場面人,挨家挨戶收錢,籌辦第一屆包氏宗族“老墳會”。

這是種宗族事務,所謂的老墳會,就是個祭祖儀式,包氏子弟在祖墳前舉辦的一場集會。祖墳在東邊五里遠的偏僻包廟村北田野里,一片黑森森的松樹園里,那里有座大墳場,據說是包氏祖先墳墓。收錢是為了買香燭鞭炮和吃飯錢,多少不限,隨份子一樣都是三五塊錢的交錢登記。

這是范店老天牌包瀾府主持推動的活動,有了初一在他家的經歷,包文春對這種毫無意義的事很反感,他正在擔任鋼筋工,焊制許多鎖扣,計劃把檁干固定在倉庫頂棚上,然后鋪上木板,上面再釘上彩鋼瓦。這工序就等包大林、王志峰房管所老張下午開車回來,從縣林業局拉回來杉樹檁干就開始,工作很忙,就看了眼帶隊的鮑守彥,沒有搭話。

三爺來了,一聽說情況,立刻表示支持,這是給孫子揚名立萬的機會,怎么能不參與呢?回家就拿來五十塊錢,交上去,說:“老三,記上包文春的名字。”

老三就是鮑守彥在兄弟中的排行,他以前做過舊政府公務員,劃分成份較高,縮手縮腳的不敢人前高聲語,這幾年形勢松動,又出來參與社會活動了。

包氏在本地的分部很廣,這一帶的包姓人家也確實太多,明末清初從山西洪洞大槐樹下遷到江西,后來回流到湖北麻城,然后就遷到本地兩兄弟,這兩兄弟很努力,三百多年時間,繁衍后代,從族譜字牌排列發現,十幾輩人之間,就擴大了子孫四五千人。現在,周邊的村子有包祠堂、包樓、包廟、包寨、包橋、包大洼、東西南北包莊、大包莊小包莊、等等!和外姓人雜居的,出門招贅的也是不計其數,現有的輩分同時存在有七代之多。

本地的包氏家譜早已失散,只有口口相傳的四句話,是延續下來的輩分排行。二十八個字輪流轉,也不知道是不是記錯了,才有這幾句沒有意義的拼湊。

按照輩分排列,范店的包瀾府輩分最高,瀾字輩是包文春的曾祖輩,現存老人有八個,包瀾府年齡不是最大的,被默認為族長,是因為家住在古鎮上,為人豪爽仗義。

范店原來是個小集鎮,劉鄧大軍南下時,在這里安扎過指揮部,很有名的。周邊鄉鄰父族子弟來這里交易,遇到困難了,就找包瀾府,借借磨磨周轉小事,都能得到解決。他家里四個兒女都有孩子了,大兒子都有孫子了,依舊沒有分家,一大家子快三十口人了,擠在一個鍋里吃飯,妯娌之間沒有拌嘴內斗過,這是四世同堂和睦家庭的典范,另一個原因是包瀾府的二兒子和包爸一樣,是個武鋼工人,比老子更能仗財疏義,人脈交際更廣泛。

每年正月初一,附近包姓子弟,都會腋下夾著封糕點,前來拜年,風雪無阻。一來客就是十幾桌,他家喜好這事兒,也承擔得起,年前就殺豬宰羊準備,很愿意享受這種戴高帽子的調調。

假如初一天氣好,地面好走,來人就更多了,半條街都能坐得黑壓壓的。在這里,普通人只要和老天牌打聲招呼問個好,就找地方坐下,等會兒就開席喝酒,一輪桌子不夠,還有人等第二輪。自覺上得了臺面的,才湊到堂屋跟前,和一些領導級別的父兄輩說話。

各家都有難念的經,他家媳婦女兒孫子孫女早已心里叫苦連天,也不敢吭,看著一年多辛苦成果喂豬一樣不見了,連點糞也攢不住,心里早就想哭了,見到一個個恁大年紀了,還喊奶奶的喊姑姑的,還得開心答應。

現在的人就這樣,越是慣著越是蹬鼻子上臉。見包文春忙著刺拉拉電焊,也不搭茬,鮑守彥嘿嘿笑著說:“春子!出息了啊!到時候過去喝酒哈!”

包文春扔掉焊帽,問:“三爺,你說說家里祠堂和家廟的區別吧!”

這個三爺是喊自家三爺的,鮑守彥也是排行老三,認為是喊他的,很高興的說:“一樣吧!家廟是只能祭拜祖宗的,祠堂也是祭祀祖宗,還能議事、執行家法的吧!你是文化人,就細細說道說道吧! ”

包文春說:“你說的也差不多,家廟是有官爵的人設立的,我們的祖輩里,誰當過高官,你們知道嗎?現在不要了祠堂,一窩蜂都去野外墳地干什么?連自己祖輩的輝煌歷史都不知道,連個族譜也沒有,還祭奠什么?還不如在祠堂舊址上重新蓋起來,咱們這里也熱鬧些。”

包文春說話很尖銳,鮑守彥卻覺得有理,年輕人有想法就好,連忙說:“你是有學問的人,清明那天一定要去,給大家講講這事兒,重蓋祠堂啊!上面能同意嗎?”

見包文春重新拿起焊把,沒有留客管飯的意思,只得和另幾個人議論著走了。

雖然知道到趙余很有可能已經突破了大武師,但是看著趙余一招秒敗武師九級還是避免不了帶來的巨大震撼,溫樊暗暗的握了握拳頭:“看來想要奪得大比的冠軍還沒有那么容易啊!”

在眾人的震撼和雷團成員的歡呼聲當中趙余十分享受這樣的萬眾矚目的感覺,趙余挑釁的看了溫樊一眼隨后直接跳下比斗臺,裁判立馬喊出了接下來上臺的兩位學員。

在見識過趙余強大的實力只會,接下來的比斗雖然精彩但依舊讓眾多圍觀學員......

继续开车上路。

李乐其实更想要基地方给他流金和大功率发动机。可惜那些玩意新临海也缺,肯定不会给。最后多半是拿工分当奖励。

当然,他可以在自由贸易市场上慢慢收购,或者直接出城猎杀青铜巨蟹,早晚能攒够。

“这就是,有钱什么都干的废墟猎人吗?”林茵陷入沉思:“感觉像小说里的雇佣兵。”

“有些地方确实是这样叫的。”李乐耸肩。

职业名字只是个代号。要李乐自己说,他应该是个旅行家兼冒险家才对。什么猎人都不够准确。

两辆车驶向远处。江飞白和他同学被安排到面包车上——齐伟他们的车实在太挤。

“唉,你这枪也太厉害了。”江飞白一直保持沉默,他的同学却开始和李乐搭话:“我们用实验室工具破坏承重墙把他压住都没弄死他,枪打上去也跟打在铁板上一样……”

李乐忽然刹车。

还在说话的那位同学差点咬到舌头,想骂人却敢怒不敢言。

“林茵,精神力搜查。”李乐打开车门,朝之前周北落下的地方跑去,同时喊了两声让前方的齐伟等人停下。

然而周北已经消失不见。作为一个惯偷,他的隐藏能力显然不错,连李乐也被骗了过去。

“我记住这个人了。”李乐转头对林茵说:“从来没有人能在我手上溜走。”

林茵眯起眼睛:“三天前不是刚跑了一个?”

“那是意外!这次也是。”

强词夺理的李乐重新上车,把周北没死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齐排长倒是不怎么担心:“啧,这是个麻烦。但有您在,应该不会出事吧?”

这是对李乐的信心,也是在给他戴高帽。

然而面对齐伟的恭维,李乐却显得有些不高兴:“独自在废墟中生活,没加入大势力,却还能搞到流金战甲,并拥有一千多点精神力……这人很可怕。”

“你更可怕好吧……”林茵小声吐槽。

论精神力,李乐是周北的两倍。流金他也有。除此之外还有,寄魂武器,雾主赐福等等,全面碾压周北。

更可怕的是,李乐还把林茵这样一个小号养到了现在的地步。

回临海的路上,并没有什么能阻挡李乐的东西。末世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上千点精神力的存在都很罕见。何况李乐一个战斗力可以和三四千点精神力媲美的人。

“对了,李同学。”江飞白忽然说话:“你打算加入临海基地么?我估计你起码能获得五级战斗人员的待遇。”

李乐:“嗯,暂时不。等六级出来再说。”

临海基地的分级资源配给制度,以行政,指挥,战斗,科研四个序列待遇最好。三级就能享受独栋房间和不限量食物水源配给。四级五级更是可以申请各种稀缺资源,以及大量电力配额。

当然,分级的享受只是次要。权力才是重点。

江飞白是战斗序列三级,科研序列二级。齐伟是战斗序列三级,指挥序列四级。而基地的领导者孙少将是指挥序列七级,行政序列六级。

普通?!

大师兄是世兄,到时候把姐姐也拉上,大师兄肯定不好驳我们两人的面子。而且,两家是世交,关系应该越走越近才好。

怎么才能越走越近?钟师弟不停思量。

……

“阿真,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周围走走,到了晚上再……人这么多,咱们也不好下海吧?”秦师妹说道,最主要是过两个小时可以打卡!

“师姐!看这边!起~子!呵呵!”

刘师弟比着剪刀手咔嚓咔嚓了几下。

“咱们要先租船。逸峰你去找找有没有游艇可以租?你会开游艇吧?不会?那谁会开?都不会?”师弟师妹们不会飞真是让人头大啊,大师兄既当爹又当妈,不过也正好……

“张师兄也不会?那可以现学啊。我也可以跟着学,我早就想开游艇了,哈哈!”

刘师弟兴奋坏了,驾船出海,乘风破浪,放飞自我,这想想都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大家的雨伞都准备好了吧?再检查一次,有破损的赶快去买新的,海里雨比较大……”

“大师兄,海里都是水,怎么是雨比较大?你让我们准备雨伞我们也都准备了,就是有些不明白啊。”

“禁地里有,呵呵。出发!”

……

刘师弟没有放飞多久,船到半程大师兄便让下锚,众人又潜入海底行走一段距离。

四阶上品灵衫的防火避水功能强大,师弟师妹们也早已习惯潜走运动。

“看到前方百米外的小山坡没有?”

刘师弟咕噜噜。

众人无声点头,傻师弟,没有开护罩,你多喝点,呵呵。

“真正的五阶禁地冲落海就在那边的小山坡之下,咱们先到坡顶汇合。”

即使是在海底,师弟师妹们现在的速度也是极快,百米距离转眼即至,到达小山坡上时,一个几十米宽的漩涡无声无息呈现众人眼前,除了偶尔冒些气泡,四周悄然静谧的让人心悸。

“大家打开伞,一会听我号令,准备好后一起跳,伞都要捉紧,切记!”

众人点点头,大师兄也打着伞呢。

幸好现在大家的真玄煅体术已经达到第二层,体力都已不差,否则在深海打伞这种体力活一般人可干不来。

“咦?陈兄,这帮小娃儿跑这里来看风景?不要命了?”

“有趣,咱们先进去,呵呵”

说话间两名无羁中期修士已经超越众人,直接往漩涡中跃去,转瞬即被漩涡吞没消失不见。

“吁,果然是这么跳的。”

众人心中松了口气,这漩涡静悄悄的似乎吃人不吐骨头,虽然知道大师兄肯定不会害自己,但心底总是会发怵。

眼看一帮萌新师弟师妹们已经准备启动,大师兄似乎突然良心发现,“许师妹捉住张师弟的手,其他师妹们也互相拉住手,嗯,你们三个愿意的话也互相拉着手,避免一会分散,呵呵。每个人还是要捉着自己的伞,切记不可放开!”

“好,走!”

ps:纵横首发。觉得好看请点击收藏推荐月票,这是对作者创作的最大鼓励,谢谢支持。

丝交

东方灵听了,微微一愕,随即说体,持不可,宰相滋不悦。以言小马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孙大娘、江重威、欧阳情、薛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丝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剑诛天

西城冷月

一剑诛天

林虞磷鱼

一剑诛天

重生的杨桃

一剑诛天

懂球蒂

一剑诛天

杜百万

一剑诛天

忙顿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