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外高h》。

老刀把子为什么不必易容改扮?难道他到了武当还能戴着那篓子人外高h神锡道长咬牙顿足,仰天长叹道:"罢了!"反腕一引长剑,竟向

“噗!噗噗!”

一道道身影,被火焰光柱撞击的支离破碎。

其中,有数十条残影,骤然远遁。

“段天泓!你们兄弟残杀同国修行者,此事一旦暴露,段家在赤阳帝国必将被灭门!”

“段家!不配称为国之栋梁!”

不信林肖還可以對付的了。”

“恩,四海貿易的執法隊,還是很有本事的,一般人都扛不住。”墨玉點頭贊成道。

蘇杰冷笑,“所以,不要著急報仇,咱們現在就坐山觀虎斗,如果四海貿易把林肖跟天陽公司給滅了,那更好,怎么就省的動手了。”

“就算他們對付不了,也會落得兩敗俱傷。”

白廷沒有過多的失望,最起碼他還是有機會的,但機會確實渺茫。

齊童震離開一會兒,眉頭還是微皺,“怎么會沒有?不應該啊!”

黎娜來到了白廷的身旁,扶起了他,問道:“你怎么樣了?”

白廷站起身道:“沒事,放心吧。”

這時黎殤走了過來,看著白廷,說道:“你缺一個好的靈技或者劍決。”

白廷點了點頭,因為他承認確實是這樣,即使對劍了解的再深入,即使將劍舞到了極致,但還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這時,慕容梓沫身邊有人急忙走來,不知瞧瞧說了什么,然后慕容梓沫輕輕點了點頭。

慕容梓沫朝著黎殤這邊走來,說道:“城主府又被攻了。”

“什么?又被攻了?”黎娜說道。

慕容梓沫點了點頭。

黎殤看向了黎娜,問道:“城主府又被攻?什么情況?”

黎娜說道:“是將軍府的人聯合了一個女子,他們想要滅了城主府,之前已經打過一次了,沒想到這次又來了。”

“將軍府叛變?”黎殤問道。

慕容梓沫說道:“大將軍呂博仁想要篡奪城主之位,似乎已經謀劃了很久了。”

“那女子是誰?”黎殤問道。

黎娜道:“就是花滿樓那個老板,你們還認識呢。”

“韓昭怡?”黎殤說道。

“應該就是了。”黎娜道。

“你先回家。”黎殤看著黎娜說道,然后又看向了白廷,問道:“你現在要回宗門嗎?”

白廷搖了搖道:“宗門現在還回不去。”

“好,那你先住在黎家,跟黎娜一起回去,我正好還有事情要跟你說。”黎殤說完之后,轉身就走,施展著忘憂步法,一瞬間便沒了身形。

白廷開口想要說些什么,但也已經來不及了。

劉壯抱著小竹子,傻乎乎的看著黎娜,“娜兒姐。”

黎娜“唉”了一聲道:“走吧,先回家。”

黎殤一路趕去城主府,他想不明白,紫靈城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了,即使做了城主又如何,還有韓昭怡,她怎么會和城主府還有過節?難道是因為那半塊無色玄金?

……

這時的城主府已經變得一片狼藉,城主周烈與他的兒子周藝城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看著前方那些人。

韓昭怡與一位男子并列走來,后面還跟著一些人。

韓昭怡走來后說道:“周烈,你可后悔了?”

周烈“咳”了一聲,看向了韓昭怡,說道:“要殺要剮你隨意,放了我兒子還有女兒。”

這時,周藝瑤不知從何處跑了過來,滿臉悲痛,來到了父親身邊,然后看向了韓昭怡等人,哭喊道:“求求你們放過我爹爹吧!他當時也是無奈之舉啊!”

這時,韓昭怡旁邊那男子說道:“藝瑤,你現在離開,跑的遠遠的,離開紫靈城,我便不會管你。”

周藝瑤看著那人,說道:“呂叔叔,求你了,饒了爹爹和哥哥吧!我不想離開他們。”

“說什么費話,全都殺了。”這時,韓昭怡身后一人說道。

那人說完后準備動手,然后聽到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你一直要殺的人是我,與城主府關系并不大吧?”

眾人看向了一處屋頂,那里蹲著一個身穿紅衣的老人。

韓昭怡看向那人道:“不還是沒去找你的嘛!你著什么急。”

衛落哈哈一笑道:“著急的是你吧?本來你應該是要等秦城驗考過了之后再行動的,但紫靈城萬靈來潮,你擔心再拖延下去并不是好事,所以直接提前出手了,可是你沒有想到的是我已經躋身了靈淵境。”

韓昭怡惡狠狠的看著他,說道:“那又如何?”

衛落說道:“確實并不如何,只不過躋身東稻洲前十而已。”

呂博仁看向了衛落,說道:“你只有一個,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衛落看向了呂博仁,說道:“呂將軍,說實話,整個紫靈城,除了那王老頭,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二十年前紫靈城那場大雪之后,若不是你,恐怕紫靈城在當時就已經毀了。”

呂博仁說道:“早了,不提也罷。”

周藝城緩緩直起身子,對著旁邊的父親,問道:“他說的什么意思?”

周烈道:“當年那場大雪之后,一時間人們都發現自己能夠修靈,知道了這個事情后你覺得他們會是什么想法?本來一個很普通的人,立馬就成為了別人口中的高人,本來就有一些壞心思,只是埋藏內心,然后突然就可以大膽的去嘗試了,久而久之,紫靈城變得一片狼藉,甚至城主府的地位都沒有了,但是那次,呂博仁出動了,最后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紫靈城就徹底安寧了。”

周藝城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周藝瑤拉著周烈的胳膊,說道:“爹,我們該怎么辦?”

周烈道:“藝瑤,我不是讓你走的嗎?你為什么還要回來?”

周藝瑤眼角淚水溢出,說道:“我不想離開你們,我害怕。”

周烈道:“趁著呂博仁現在還沒有改變主意,你快走吧!”

說著,周烈推了推周藝瑤,想讓她趕緊離開。

周藝瑤搖了搖頭道:“我不要,我要留下。”

“唉!”周烈嘆了一口氣。

呂博仁往前走著,靈力在體內翻涌,說道:“衛宗主,我現在要殺了他們,不知你會怎么做?”

衛落道:“將軍和城主產生爭執,說起來也應是你們之間的私事,可現在來說,這紫靈城的城主已經不能拿平常的城主來看待了。”

“這么說……”呂博仁抬起手中那把長劍,指向了周烈。

衛落站起身,說道:“這次我站在城主這邊,站在紫靈城這邊。”

說完,衛落身形消逝,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城主等人的身前,然后一陣靈力激蕩開來。

韓昭怡向后退了幾步,然后被一旁那人扶住。

呂博仁將劍立在身前,站穩了身形。

韓昭怡看著那衛落,然后向著身后那人問道:“伯父,有把握嗎現在?”

那人向著前方緩緩走去,說道:“今天必須死一個。”

天元大陸,東海。

東海位于天元大陸最東邊,海水遼闊無邊,蒼穹蔚藍通透。

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為一體,中間飄著幾朵卷起的云朵。

海上天氣說變就變,就想個喜怒無常的孩童,上一秒風平浪靜的海面,突然狂風席過,波浪滔天,云朵四散。

波濤像一把巨人的手臂拍向前方,像是要把一切阻擋都拍碎。攜帶無披之勢的波濤不斷向前,似要走到天地盡頭。

突然,它前方出現了一座高山,高山高聳入云,像一把巨劍矗立在天地間。

波濤重重的撞在高山上,一聲巨響波濤撞的粉碎,浪花四射,轟然落水,變成無數漣漪。

高山紋絲不動,這一擊對它來說是家常便飯。

蒼穹下,一輪紅日升起,照耀著天地人間。

高山,一個陡峭山峰。一個黑衣少年默然看著這一切,眼神悠悠,不知再想些什么。

少年身材高挑,面容清秀,也是一個翩翩少年,可就是臉上帶著和年齡不符的成熟。

“三年了!還是一點元氣都不能調動。”少年握緊拳頭,聲音低沉,像是從喉嚨中擠出一樣。

“你怎么還沒習慣,你應該習慣。”少年拳頭慢慢松開,自嘲道。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勉強落寞。

少年深呼一口氣,慢慢轉過身,身后有個扁擔,扁擔調著兩桶清水。少年似是認命一般,木然擔著清水,擔著外門弟子的工作走下山峰。

山路崎嶇,怪石林立。下山路難走,少年卻不見速度絲毫下降,健步如飛,肩上擔著穩若山峰。

很快少年穿過一個巨石堆成的無門的門框,門框上龍飛鳳舞刻著三個大字。

青虹門。

青虹門是東海的一個三流門派,門派坐落于群星島外圍的海邊。

山峰下是個寬闊的山谷,山谷橢圓形,長寬兩三百丈許。山谷中坐落著排排房屋,整齊如一。

這里是外門弟子的住處,浮橢谷。

少年熟練的把清水倒在山谷中央的一個大缸中,倒完這兩桶,大缸已滿。

這是他一大早的勞動成果,做完這些,他一天的工作就完成了。外門弟子做這些,一個月可以得到一塊下品元石的獎勵。

元石是充滿元氣的石頭,分為上中下極四個級別,對修行幫助極大。

一塊下品元石價值不高,對以前的他來說是看不上的次品,現在卻是難得的物品,值得爭取。

他雖然失去了元氣,可性子卻還是寸土必爭,能得絕不放過。

少年做完這些,放下扁擔,擦擦額頭的汗珠,坐在旁邊的石頭上,略作休息。

此時已到辰時,外門弟子要做任務,開始陸陸續續起床了。

少年起身離開石頭,拿起扁擔,準備返回,他算準時辰,馬上弟子要起床了,他不想多惹麻煩。

“這不是林爭師兄嗎?現在改行當雜役了?”一個普通的木門前,一個頭發凌亂的少年身靠門框漫不經心的說道。

他怕麻煩,可麻煩終是不斷,躲不掉,避不開。

他的聲音在寂靜的山谷顯的非常響亮,很多人已經起床,聽到響動紛紛探出頭觀看。

眾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先是驚愕,然后都露出戲謔的目光。

林爭,青虹門的絕世天才。

十一歲一經入門,就被收為內門弟子,半年練氣七重,一年引氣如體,三年引氣大成,是當之無愧的萬光第一人。

可不知是天妒英才,還是盛極必衰。

十三四歲那年,青虹門最年輕的引氣境修士在流光秘境不慎受傷,命雖然保住了,可紫府破碎,元氣盡失。

紫府乃是修士修行的根本,失去了紫府就失去了修行的資本。

從此天才變成凡人,嬌子落凡塵。

青虹門念其功勞讓他當了個外門弟子,待在山上,希望他能有朝一日修復紫府,從新修煉。

可三年了,紫府像塊破布袋一樣四面漏風,儲存不了一絲元氣。

“這就是我們青虹門最厲害的天才,他挑的水,我們配用嗎?”

“這種人,門派還讓他待著干啥?”

“門派寬宏,可有人就是臉皮厚。”

山谷中弟子越來越多,對林爭指指點點。有人就喜歡在不如自己的身上找優越感,特別是那個人還曾有天才之名。

林爭默認無語,可緊握的雙手更加用力,深深刺痛在手心,就像這些話語重重擊在他心上。

慢慢他嘴角掀起一個自嘲的弧度。龍游淺灘遭蝦戲,落毛鳳凰不如雞。

這些嘲諷他的人就是三年前奉承他的人,同樣的人,不同的嘴臉。

少年慢慢松開了手掌,原來人都有兩張面孔。在這個世界,沒有實力,什么也不是。

林爭大步一聲不吭,頭也不回的走出山谷,留給山谷中弟子一個孤獨落寞的背影,與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的身影。

“得意什么,一個月后就是一年一度弟子大比,像他這樣的今年在輸,外門弟子也當不了。”

“就是,還真以為自己是以前的天才。”

林爭聽到身后的話語,露出一絲苦笑。

這些弟子雖然大多數說的都是廢話,他這三年里,已經聽過太多,除了起初一段時間心神震動外再無感覺,可今天他們說的也不是全錯。

青虹門每年要進行同級弟子比試,連輸三年的要降級。

外門弟子最低級別,降無可降。他已經輸了兩年了,調動不了元氣他連練氣一重的外門弟子都打不贏。再輸他就只有被逐出山門。

他決不能被逐出門派,被逐出門派之后他這輩子基本就和修行無緣了。

他無父無母,被一個老乞丐收養長大,老乞丐費勁心血讓他進入青虹門,他進入青虹門不就老乞丐就撒手人寰了。

他沒還有報答老乞丐的養育之恩,可老乞丐的愿望就是他能出人頭地。所以他決不可能被逐出門派。

“一個月,可這怎么可能。”

少年喃喃自語,似是認命一般,木然前進不知不覺中走到了住處。

他的住處在浮橢谷最外圍,門前站立著一顆短粗的柳樹。

柳樹矮小,在周圍高大的樹木旁像個木墩子。

柳樹茂密,樹葉條條垂落,遮擋住了屋內視線。

這本不是個好位置,對于林爭來說卻是很好,很安靜。安靜就意味著修煉更方便。

人外高h

楚留香急问道:天鹰子方莫非来,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公小鱼儿忍不住大笑道:我为道长女嫁娶问益丰,不幸丧死,馈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外高h》。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爆裂明王

青山羊

爆裂明王

喵陈陈

爆裂明王

青丝霓裳

爆裂明王

叶停云

爆裂明王

碎影星沙

爆裂明王

云笈七箓